您的位置:首頁 >產經 >

新能源車用新能源電的現狀和前景如何

用的是煤電,憑什么說新能源汽車是“新能源”的?

從推廣之初起,外界對新能源汽車的這一詰問就一直存在。在不少消費者和一些業界人士看來,由于中國的電力能源結構仍以煤電為主,既然電力來源是“非新能源”的,那電動汽車就不能稱為新能源汽車。還有觀點說,既然如此,不應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

新能源車用新能源電的現狀和前景如何

這種觀點有道理嗎?新能源車用新能源電的現狀和前景如何?

2020年1月10-12日,新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2020)將在釣魚臺國賓館舉辦。大會前夕,百人會組織了系列嘉賓交流活動,中國工程院院士黃其勵接受了《電動汽車觀察家》等媒體采訪,就以上問題做了解答。

另外,黃其勵還對泛在電力物聯網及其應用等進行了介紹。

1

少用煤電,

多用可再生能源清潔電

外界對“新能源車用的不是新能源電”的疑問,和中國的電力能源結構有關。

黃其勵介紹,目前,中國煤電裝機量占全國總量的60%以上,而在煤電供應上,會盡可能用清潔煤電供給新能源汽車,以實現清潔能源供應。但在他看來,應該更進一步,新能源汽車應該用可再生能源的清潔電,而不是經過處理的清潔煤電。

黃其勵所說的可再生能源清潔電,可以通俗地理解為新能源電,也就是太陽能、風能、水能等可再生能源清潔電力。

2019年6月,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發布的《中國電力行業年度發展報告2019》顯示,2018年,國內新能源發電裝機合計3.59億千瓦,占總裝機量比例為18.9%。雖然新能源發電裝機量較往年增長不少,但所占比例依然有待提升。

對于新能源車用新能源電的前景,黃其勵比較樂觀。

他表示,中國新能源發展較快,也有較大潛力:陸地和近海的風資源可以裝機42億千瓦,2018年底僅裝機1.84億千瓦;太陽能可以裝55億千瓦左右,2018年底只裝了1.74億千瓦。因此,“不用擔心新能源電力來源,甩開膀子發展電動汽車沒有問題。”他說。

那么,新能源汽車如何能用上新能源電?黃其勵表示,要保證新能源電力供給,需依靠泛在電力互聯網統帥的智能電網來解決。

他用網購流程做比,解釋清潔電力互聯網的作用:淘寶、京東等網絡購物平臺的商品多種多樣,用戶選購其中一種或幾種商品,最終通過網絡系統拿到預定的貨品。

類似的,在電網中,電力供應側有煤電、水電、核電、風電等多種產品,新能源汽車電力需求側可選擇其中之一,即可選擇可再生能源清潔電力。對于新能源汽車的綠色電力需求,可以通過技術、管理和市場等手段實現。

不過,黃其勵提示,電力供給不僅要重視可持續性,加強新能源電力的應用,還要注意靈活性——由于光伏、風能等能源存在波動性,和用戶的電力需求無法達到完全一致,因此需要通過煤電,提高電力供應的靈活性。

他認為,在今后相當一段時間內,煤電將由基礎電源,轉型為基礎和靈活兼顧的多功能角色。做好煤電這篇文章,是可再生能源發展和電動車發展的不可缺少的主力和助手。

2

企業試水“新能源車用新能源電”

到目前為止,國內企業已經有不少新能源車用新能源電的實踐。

2019年10月,國網電動汽車公司從青海省采購了7000萬千瓦時的光伏扶貧電力,全部用于北京地區充電樁充電,預計可滿足約200萬車次充電。

對此,黃其勵表示,雖然7000萬千瓦時在國內總用電量的盤子上并不算大,但這種跨省綠電交易,證明了全國的推廣的可行性。

另據北京電力交易中心預測,到2025年,中國電動汽車消納新能源電量的能力可達到近300億千瓦時。

除了國家電網,民營企業也開始了新能源車用新能源電的實踐。

2019年12月27日,《電動汽車觀察家》主辦的2019新能源汽車商業化案例演講大會上,特來電品牌總經理趙健,介紹了特來電正在進行的新能源車用新能源電案例。

例如,電動汽車用戶下午下班時把車停在車位上,而用車時間是第二天早上8點,通過云端控制自動化調度,可以在夜間用西北棄風棄水發的新能源低谷電。這樣,充電網就能讓新能源汽車用上新能源電。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