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新車 >

電動汽車初創企業面臨艱苦的戰斗

蔚來的橫幅廣告于去年9月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起,以紀念其在美國的上市,并宣稱:“藍天來了。” 但是自那以后,隨著虧損螺旋式上升,這家中國汽車制造商的投資者目睹了暴風雨烏云密布。 一旦成為中國電動汽車初創企業的光輝希望,蔚來汽車就陷入崩潰,虧損堆積如山,現金流失,股價暴跌。 上個月,該集團被迫從其首席執行官威廉·李(William Li)及其最大股東之一騰訊籌集了2億美元,以維持生計。

該公司仍然需要更多的資金,分析師們給了集團幾周的資本重組以維持生存。 蔚來(Nio)災難性的一年是一個警示性的故事,對于數十家小型的汽車先驅者,他們試圖與大眾(Volkswagen)和豐田(Toyota)等知名巨頭競爭時,希望在該行業中嶄露頭角。 大眾汽車首席執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說:“您必須非常勇敢地嘗試進入汽車[行業]。” 在過去的幾年中,已經有數十家電動汽車初創公司推出,并吸引了市場,因為電池驅動的汽車開發和制造相對便宜。 與內燃機中成千上萬個復雜的運動部件相比,電動汽車實際上是車輪上的電池和底盤。

電動汽車初創企業面臨艱苦的戰斗

在補貼和廉價融資的幫助下,中國涌現出的新群體最大。但是在美國,歐洲和日本也有幾次發射。 “在特斯拉之前,我會說一條不成文的規定,但我認為這可能是一項成文規定,即您無法創辦新的汽車公司并取得成功,”加州電力公司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彼得·羅林森說。前特斯拉高級主管Lucid Motors的特寫 “這是不可能的。” 但是,盡管加利福尼亞州的先驅特斯拉(Tesla)使其他團體有信心大跌,但電動汽車市場現在更具競爭力,而且環境更難以實現利潤。 許多制造商沒有意識到建立供應鏈和零售鏈所涉及的成本,這些成本可能高達數十億美元。 “也許最大的挑戰是。。。投資如此之大。”迪斯先生說。 超支使尼奧的問題更加惡化。

去年12月,在一個公司品牌的“ Nio day”狂歡節上,該樂隊大獲全勝,預訂了榜首歌手布魯諾·馬爾斯(Bruno Mars)來吸引顧客。 另一家中國電動汽車初創公司的一位高管表示:“蔚來汽車多年來一直在超出能力的范圍內進行支出,其損失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不必要的支出所致。” 除了高昂的成本外,初創企業還在規模生產的嚴峻考驗中掙扎。 特斯拉曾一度生產沒有計算機甚至座椅的汽車,要求經銷商在將整車交付給客戶之前安裝它們。部分原因是其供應鏈存在困難。

許多新集團還低估了在一個已建立的競爭對手已經花費了多年發展忠實客戶群的行業建立品牌的挑戰。 通用汽車公司前高管邁克爾•鄧恩(Michael Dunne)說:“對尼奧和另一家初創公司拜頓這樣的挑戰將使消費者相信這些新品牌是合法的。” “蔚來汽車的令人失望的銷售情況并不是產品失敗,而是不能說服消費者將蔚來汽車與奧迪或特斯拉一起考慮。” 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師羅賓·朱(Robin Zhu)補充說:“最終,我們與蔚來(Nio)的最大問題是,迄今為止,其汽車在中國消費者中缺乏吸引力。

Nio的銷量還不足以支持該公司接近盈利的任何業務,即使是在毛利潤線也是如此。” 現有的汽車制造商還具有內燃機汽車深井的優勢,這使他們能夠抵消電池汽車的損失。 寶馬將在其大多數車型上推出混合動力選件,并推出了X7車型以與Range Rover和8系列超級轎車相媲美,以彌補可能從其較便宜的電池車型中汲取的微薄利潤。 “我們需要為小型電動汽車補償這些汽車,”今年早些時候擔任寶馬首席執行官的哈拉德·克魯格(HaraldKrüger)表示。 盡管如此,盡管面臨挑戰和風險,但仍有數十家初創企業繼續涌入市場,愿意冒失敗的風險。 “我們知道這項任務的艱巨性,” Lucid的Rawlinson先生承認。“我去過那里并且做到了,我的很多團隊都做過。但是我們絲毫沒有幻想這是一場馬拉松比賽。”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